对话视感科技联合创始人:给中国制造放一条鲶鱼--58彩票网

发布时间:2018-05-31 16:29:54

对话视感科技联合创始人:给中国制造放一条鲶鱼

  很多人想弹吉他,但是没有办法坚持下去,智能吉他出现后,枯燥的学习过程变为了像谈恋爱一样轻松美好的“弹练爱”。

  视感科技成立于2015年4月,创业三个月就获得了线万元人民币投资,两年内拿到顺为的数千万元Pre-A轮融资,2017年更是进军北美市场。

  这家公司做的事情有别于传统吉他生产商,他们在琴颈上镶嵌了一块装有120颗LED灯的集成电路板,这样就能通过蓝牙把吉他与APP上的游戏同步起来,让吉他弹奏的把位变得“可视化”,从而告诉你哪里需要改进。

  在如今智能硬件大潮下,各路科技巨头都在进入布局,智能手机、智能手表、智能音箱等跑道已经相当拥挤,视感科技是怎么发现新跑道的?作为智能硬件行业新兵,它又是如何建立起自己的供应链实现量化生产的?带着这些问题,我们与视感科技的联合创始人骆石川一起聊了聊。

  36氪:我们知道搭建一个靠谱团队并不容易,视感科技的创业团队是如何走到一起的?

  骆石川:我本身弹了十多年吉他,从小师从小百花越剧团名师,但民乐这条路的确过于狭窄,于是考取了天津科技大学计算机专业,选择像普通人那样按部就班地生活,后来申请了休斯顿大学的教育科技专业,原本的人生规划是读完博士再回国当大学老师。

  不过人生总会有很多意外,转折就发生于我在北京以创业交流而闻名的车库咖啡弹吉他期间。当时由于帮忙路演弹吉他,因缘际会下,经由别人介绍认识了张博涵(视感科技的创始人)。我们此前从未见过面,但竟然从下午两点一直聊到晚上9点多,完全是相见恨晚的感觉。

  当时智能硬件创业就已经相当火热,遍地都是智能手环、智能插线板,不过智能乐器才刚刚起步。那时候有家公司做了The One智能钢琴,做的非常成功。我们有预感智能吉他一定会火,于是就决定回国,投入到创业中来。

  骆石川:万事开头难,最吃力的还是起步阶段吧。公司成立于2015年的4月1号,当时智能吉他还没有融到钱,仅仅当项目在做,差不多已经有一年时间了。融资的前提条件是得拿出产品来,产品可以很粗糙,但必须让人明白它的理念。

  智能吉他意味着首先它是一把吉他,不是一个玩具,它能发声,是有共鸣箱的;第二,它的指板上有LED灯,可以通过蓝牙跟手机能够连接上,能够充电而且是能被控制的。但亮灯的目的不是为了演出的时候漂亮,而是用于教育、让人能学会吉他。

  一开始,让造样琴的工人理解这样全新的东西就很困难,而且在制作过程因为它有电,所以琴箱开孔的工艺,和传统工艺是完全不一样的。无论是理念还是制作,都必须和工人沟通清楚。

  软件上,进行乐音识别判断功能的开发,这个技术需要消除背景音和对齐延迟音。刚开始我们创始团队也没人懂这个,都是是自己看文章自学出来的,看了很多的论文,找了很多的老师学者探讨研究,还借助了中国音乐学院音乐科技系的研究设备,花了半年时间,最后搞出了调音器,算是一个里程碑。

  骆石川:这就要说回2015年6月了,当时第一把样琴终于做了出来,这让我们在投资人面前分外有底气。虽然做工不怎么样,但它已经完全能展示我们的智能概念,炫酷的实物展示远比枯燥的文字和PPT更有吸引力。

  因此7月底,我们就拿到了真格基金的天使轮投资。当时真格基金创始人徐小平给它的评价就一个词:“Awesome!(酷!)” 徐小平不仅是投资人,他毕业于中央音乐学院,也懂音乐,所以完全理解Poputar智能吉他的意义,加上之前The One智能钢琴的成功案例,我们拿到投资是水到渠成的事。

  骆石川:这个时代智能在飞速发展,“效率”这个词变得越来越重要,一些曾经需要长期训练才能上手的东西,现在也开始有捷径可走。在这个趋势下,视感科技的赛道就很清晰了,我们要让自己的产品Poputar智能吉他和Populele智能尤克里里成为乐器领域的“捷径”。

  “解决最初级部分的效率问题”是视感科技现在所做的事情,通过科技的手段和游戏化的理念,我们能让没有音乐基础的初学者避免挫败与茫然,快速弹出他们简化过的音乐,以及给流行音乐伴奏,让音乐学习变得更高效而有趣。

  骆石川:好的产品应该是事半功倍,让人越用越难以割舍的,我们的智能吉他、智能尤克里里是这样,市面上的很多明星产品也是这样。我最近频繁使用的华为笔记本MateBook X Pro,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,现在已经每天10小时不离身了。

  这款笔记本采用了少见的全面屏,看乐谱的时候,直接用手触控屏幕,鼠标完全可以扔在一边,这种解放双手的感觉,会让你觉得创作氛围更加放松和自由了。同时它很轻薄,方便随时携带,加上强大的续航能力,可以让我在乡野田间保持创作。

  同时通过它的视频拍摄和录像功能,我写完曲谱后可以直接录下demo,华为MateBook X Pro的色彩还原度很高,看大师的音乐视频流畅清晰,尤其一些手指细节非常清楚。有时发送一些很大的编曲的工程文件给同事,华为MateBook X Pro的传输速率也很给力。

  我们专业搞音乐的人,最看重笔记本的音质,MateBook X Pro的4麦克风非常好用,声音效果清亮,穿透力更强。平时我们经常需要拾音测试,这4个麦克风矩阵,能减少声音的衰减,可以帮助保存音乐最真实的音质。再加上杜比音效带来的临场感,会让人觉得完全沉浸于四周流淌的音乐里,更可以提高对音乐的品鉴能力。

  骆石川:创新并不难,难的是一旦发生大规模的改动,将资金投入量产后,市场和消费者能否接受。所以在是否要量产的问题上,要慎重做决定,这里面存在一定风险。

  制造一个新的硬件产品,通常要加很多的功能,比如智能吉他,要加LED,要加电路原件,要酷炫又要好看,依靠想象力可以设计出各类眼花缭乱的产品。但是作为商品去卖,得要量产,很多的地方就得妥协,事实上有些新开发出来的性能很难实现量产,而且在生产过程当中毁坏率会非常高,这就需要想出两全其美的办法。

  话说回来,华为MateBook X Pro在这方面做的蛮好,他们把摄像头装在键盘上,改变了装在屏幕上的传统做法,最大限度提高了屏幕占比。光是这一个设计突破,就要做很多尝试,从功能设计,到产品量化生产流程,都要有很多创新性的改变。

  骆石川:中国做智能硬件很方便,成本也低,在深圳那边有很多工厂,也可以快速给出很多制造解决方案。我们出国经常去比赛,跟很多国外人交流,他们的东西真的造不过中国人,中国有“二八”优势,我们能用百分之二十的价格,做出外国人百分之八十产品的功能,这个优势是非常给力的。

  骆石川:去年上海乐展出现了智能乐器馆,以前没有这样的馆,只分为钢琴、吉他、铜管乐。我相信,未来会有越来越多的厂商进入这个赛道。智能硬件都发展这么多年了,而智能乐器除了THE ONE智能钢琴和我们视感科技的产品,好像没有别家了。我们的智能硬件是用在教育领域的,相信以后会有些用于演出,也会有用在作曲编曲的智能硬件诞生。

  放眼整个智能硬件大行业,我们需要从中低端产品到高端产品过渡,这是消费升级和国际竞争加剧下的必然选择。

  最关键的是,我们要去改变传统制造业质量低下、价格虚高的问题,通过智能制造的升级,提高中国制造业的效率,降低大家消费的成本,提升大家享受的品质,给中国制造业放入一条鲶鱼。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